古诗集欢迎您:提供从先秦到现代诗词集锦赏析,包含古诗三百首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宋词精选 古诗十九首 全唐诗 全宋词 全元曲等!

《黄景仁简介》

黄景仁画像

黄景仁(1749~1783),字汉镛,一字仲则,号鹿菲子,常州府武进县(今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县)人,宋朝大诗人黄庭坚后裔,清代诗人,文学家。
黄景仁四岁而孤,家境清贫,少年时即有诗名,乾隆三十三年(1768)为求生计开始四方奔波,一生穷困潦倒。乾隆四十三(1778)被任命为县丞,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病逝。
诗负盛名,为“毗陵七子”之一,诗学李白,所作多抒发穷愁不遇、寂寞凄怆之情怀,也有愤世嫉俗的篇章。七言诗极有特色。亦能词。著有《两当轩全集》。

1人物生平

乾隆十四年(1749年)正月四日(农历)黄景仁出生于高淳学署。
朝隆十八年(1753年),丧父,
黄景仁为北宋诗人黄庭坚的后裔。祖黄大乐,为高淳校官。父黄之掞,为县学生。黄景仁4岁丧父,十二岁祖父去世,十六岁时唯一的哥哥罹病身亡。黄景仁依赖母亲屠氏养成,八岁能制举文,16岁应童子试,三千人中名列第一,“前常州府知府潘君恂、武进县知县王君祖肃,尤奇赏之”。17岁补博士弟子员,于宜兴氿里读书,与汪中友好,但从此屡应乡试都不中。乾隆三十一年,于江阴遇同邑洪亮吉,各为诗歌,人们评价说,黄诗似李白,洪诗学杜甫,因此时称“洪黄”。次年,黄景仁娶赵夫人。
乾隆三十三年(1768),黄景仁20岁时即开始浪游浙江、安徽、江西、湖南等地。曾在湖南按察使王太岳、太平知府沈业富、安徽学政朱筠幕中为客。在朱筠幕,于采石矶的太白楼宴会上即席所赋《笥河先生偕宴太白楼醉中作歌》诗传诵一时。
乾隆四十年(1775),27岁时赴北京,次年应乾隆帝东巡召试取二等,授武英殿书签官。乾隆四十三(1778),受业于鸿胪寺少卿王昶门下。家境日贫,在北京从伶人乞食,粉墨登场,入陕西巡抚毕沅幕府,毕沅替他捐补县丞。乾隆四十八年(1783),黄景仁35岁,为债家所迫,乃北走太行,抱病赴西安,至山西解州运城,病逝于河东盐运使沈业富官署中。友人洪亮吉持其丧以归。
现代作家郁达夫的小说《采石矶》系以黄景仁为故事主角,两人经历颇为相似。

2人物年谱

吴县毛庆善叔美,太仓季锡畴范卿 纂
先生姓黄氏,名景仁,字汉镛,一字仲则。常州府武进县人,系出宋秘书丞文节公,世居江西清江之荷湖,明永乐间,有松轩先生名遵者,任武进县学教谕,因家焉。曾祖觐龙,字云会,赠修职佐郎。祖大乐,字韶音,以岁贡生官高淳县学训导。父之掞,字端衡,县学生。
乾隆十四年(1749年)己巳正月四日,先生生于高淳学署。
十五年庚午,先生二岁,在高淳。
十六年辛未,先生三岁,在高淳。
十七年壬申,先生四岁,在高淳,父文学君卒。
十八年癸酉,先生五岁,在高淳。
十九年甲戌,先生六岁,在高淳。
二十年乙亥,先生七岁,随祖训导君自高淳归常州,居白云溪上。
二十一年丙子,先生八岁。
二十二岁丁丑,先生九岁。
二十三年戊寅,先生十岁。
二十四年己卯,先生十一岁。
二十五年庚辰,先生十二岁,祖训导君卒。
二十六岁辛巳,先生十三岁,祖母吕孺人卒。
二十七年壬午,先生十四岁。
二十八年癸未,先生十五岁。两当轩集中诗始于是年。
二十九年甲申,先生十六岁,兄庚龄卒。应郡县试。
三十年乙酉,先生十七岁,补博士弟子员,读书宜兴氿里。
三十一年丙戌,先生十八岁,与洪君亮吉定交,始专攻诗,冬游扬州。
三十二年丁亥,先生十九岁,娶赵夫人。常熟邵编修齐焘主讲常州龙城书院,先生从学焉。春游铜官山,秋应江宁乡试,遂至杭州。
三十三年戊子,先生二十岁,夏游徽州,秋应江宁乡试。
三十四年己丑,先生二十一岁,春游杭州,徽州,夏游扬州,秋归里,冬谒湖南按察使王公太岳,客其幕中。
三十五年庚寅,先生二十二岁,仍客湖南王公幕中,春登衡岳,夏归里,秋应江宁乡试。
三十六年辛卯,先生二十三岁,春至秀水,遂游皖,客太平知府沈公业富署中。秋应省试,生子乙生。冬,复至太平,谒学使大兴朱公筠,遂留幕中校文。
三十七年壬辰,先生二十四岁,客朱公署中,受业门下。三月上巳日,为会于采石矶之太白楼,饮酒赋诗。因历游徽之黄山,白岳,池之九华,秋至安庆,六安,冬至颍州,凤阳。十二月归里。
三十八年癸巳,先生二十五岁,春从朱公至庐州,泗州,夏游徽州,遂至杭州,秋再至徽州,季冬归里。
三十九年甲午,先生二十六岁,春游扬州,夏归里。秋应江宁乡试,冬游虞山,展邵先生墓,遂至江宁。
四十年乙未,先生二十七岁,从江宁赴太平,夏主寿州正阳书院讲席,冬北上。十二月抵京师。
四十一年丙申,先生二十八岁,在京师,春赴津门应上东巡召试,取二等,赐缎二匹,充武英殿书签官。
四十二年丁酉,先生二十九岁,在京师,迎母就养京邸,眷属随侍北行,秋应顺天乡试。
四十三年戊戌,先生三十岁,在京师受业王述庵先生门下。
四十四年己亥,先生三十一岁,在京师,秋应顺天乡试。
四十五年庚子,先生三十二岁,在京师,秋应顺天乡试,移家南还,游山东,客程徵江学使署中,冬入都。
四十六年辛丑,先生三十三岁,在京师,秋游西安,访陕西巡抚毕公沅,冬复入都。
四十七年壬寅,先生三十四岁,春在京师,赴部候铨。
四十八年(1783年)癸卯,先生三十五岁,三月,力疾出都,将复至西安,次解州,疾亟。夏四月二十五日,卒于河东盐运使沈君业富署中,友人洪亮吉持其丧以归。

3人物自叙

景仁四岁而孤,鲜伯仲,家壁立,太夫人督之读。稍长,从塾师授制艺,心块然不知其可好。先是,应试无韵语,老生宿儒,鲜谈及五字学者。旧藏一二古今诗集,束置高阁,尘寸许积,窃取翻视,不甚解。偶以为可解,则栩栩自得曰:“可好者在是矣。”间一为之,人且笑姗,且以其好作幽苦语,益唾弃之,而好益甚也。岁丙戌,常熟邵先生齐焘主讲龙城书院,矜其苦吟无师,且末学,循循诱之。景仁亦感所知遇,遂守弗去。三年,公卒,益无有知之者,乃为浪游。由武林而四明,观海;溯钱塘,登黄山;复经豫章,泛湘水,登衡岳,观日出;浮洞庭,由大江以归。是游凡三年,积诗若干首。中渐于嘉兴郑先生虎文、定兴王先生太岳之教。家益贫,出为负米游;客太平知府沈既堂先生业富。时大兴朱先生筠督学安庆,招入幕,从游三年,尽观江上诸山水,得诗若干首。体赢疲役,年甫二十七耳,气喘喘然有若不能举其躯者。自念乡所游处,举凡可喜可愕之境,悉于是乎寄。恐贫病漂泊,脱有遗失,因检所积,十存其二三,聊命故人编次之。夫幼之所作,稍长辄悔,后之视今,何独不然?辄为数语,以自策励,且述辛苦。时乾隆乙未季春月之十一日。
——《两当轩集》

4相关评价

《京麈杂录》:昔乾隆间,黄仲则居京师,落落寡合。每有虞仲翔青蝇之感。权贵人莫能招致之,日惟从伶人乞食。时或竟於红氍毹上,现种种身说法。粉墨淋漓,登场歌哭。谑浪笑傲,旁若无人。
毕沅:自游京邑,声誉益华,卒以不自检束,憔悴支离,沦於丞倅。
包世臣:仲则先生性豪宕,不拘小节,既博通载籍,慨然有用世之志,而见时流龌龊猥琐,辄使酒恣声色,讥笑讪侮,一发於诗。

5文学成就

黄景仁短暂的一生,大都是在贫病愁苦中度过的。所作诗歌,多抒发穷愁不遇、寂寞凄怆的情怀。如《病中杂成》:“冻蝇僵壁飞无力,雨露栖松翅倒垂。”他的《别老母》、《途中遘病颇剧怆然作诗》、《微病简诸故人》、《旅夜》、《杂感四首》、《癸巳除夕偶成》等,都写得沉郁苍凉,但语调清新,感情真挚动人。他还作有一些爱情诗,写得缠绵悱恻,如《感旧》、《感旧杂诗》、《绮怀》等;有些诗写得慷慨豪迈,如《少年行》:“男儿作健向沙场,自爱登台不望乡;太白高高天尺五,宝刀明月共辉光”。还有《观潮行》、《后观潮行》、《太白墓》等。有些刻画山水景物或人情世态的诗篇,也写得细致生动,如《黄山松歌》、《天门山》、《献县汪丞座中观伎》等;有些怀古咏史的诗篇,也能别出新意,如《虞忠肃祠》、《寿阳怀古》、《凤山南宋故内》等。翁方纲曾为黄景仁的诗集作序,评论说:“故其为诗,能诣前人所未造之地,淩、厉、奇、矫,不主故常。”洪亮吉为他写《行状》,评论说:“自湖南归,诗益奇肆,见者以为谪仙人复出也。后始稍稍变其体,为王、李、高、岑,为宋元诸君子,又为杨诚斋,卒其所诣,与青莲(李白)最近。”王昶为黄景仁写《墓志铭》,评其诗说:“上自汉魏,下逮唐宋,无弗效者,疏瀹灵腑,出精入能,刻琢沉挚,不以蹈袭剽窃为能。”包世臣评价黄景仁“乾隆六十年间,论诗者推为第一”。黄景仁的《杂感》有一名句:“十有九人堪白眼,百无一用是书生。”可以看出他诗的风格和创造性。情调比较感伤低沉的作品则最能体现其诗文成就,如《绮怀》第十五:“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亦属言情绝唱。困顿语易工,此言甚当。
后世评黄氏诗多云“愁苦辛酸”,如瞿秋白有句“吾乡黄仲则,风雪一家寒”。但这只是其诗的一个层面,其古风常具幽并豪侠气,是学太白而真能得其神者。“虚光四来指毛发,杀气迅走兼英灵”,如此句名曰题画咏鹰,实为自身写照。一生穷愁,但却傲岸不群。生前落落寡欢,死后声明不彰。后世之有心人能不为之泣下数行吗?“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这些原本是少陵评价太白之语,但挪用到黄仲则身上亦无不恰切!就以最心仪、最能彰显黄仲则潇洒独行之魅力的《癸巳除夕偶成》(其一)作结吧:千家笑语漏迟迟,忧患潜从物外知。悄立市桥人不识,一星如月看多时。
黄景仁亦能词,词作明白晓畅,擅长白描,但含蓄不够。其著作有《两当轩集》22卷,其中诗16卷、词3卷、诗词补遗及遗文3卷。

6清史文载

黄景仁,字仲则,武进人。九岁应学使者试,临试犹蒙被索句。后以母老客游四方,觅升斗为养。朱筠督学安徽,招入幕。上巳修禊,赋诗太白楼。景仁年最少,著白袷立日影中,顷刻成数百言,坐客咸辍笔。时士子试当涂,闻使者高会,毕集楼下,咸从奚童乞白袷少年诗竞写,名大噪。尝自恨其诗无幽、并豪士气,遂游京师。高宗四十一年东巡,召试二等。武英殿书签,例得主簿。陕西巡抚毕沅奇其才,厚赀之,援例为县丞,铨有日矣,为债家所迫,抱病逾太行,道卒。亮吉持其丧归,年三十五。著两当轩集。子乙生,通郑氏礼,善书,早卒。

7苦短诗人

黄景仁一生仕途困顿,生活极端窘迫,以致穷愁潦倒,赍志而殁。瞿秋白早年在叙述家庭的穷困生活时曾说:“想起我与父亲的远别,重逢时节也不知在何年何月,家道又如此,真正叫人想起我们常州诗人黄仲则的名句来,‘惨惨柴门风雪夜,此时有子不如无’”。当他走上革命道路后,在赠送友人一诗中,再次提到黄仲则:“词人作不得,身世重悲酸。吾乡黄仲则,风雪一家寒。”对黄仲则的深切同情,溢于言表。黄景仁是封建社会中穷苦知识分子的典型,他的悲惨遭际,反映在诗歌创作中,形成一个显著的特点,嗟贫叹苦,啼饥号寒成为他的作品中十分突出的内容。正如郁达夫所说:“要想在乾、嘉两代诗人之中,求一些语语沉痛、字字辛酸的真正具有诗人气质的诗,自然非黄仲则莫属了。”的确,在他的笔下,凄怆悱恻之情,低回掩抑之感,表现得十分深刻感人。如“千家笑语漏迟迟,忧患潜从物外知。悄立市桥人不识,一星如月看多时。”“茫茫来日愁如海,寄语羲和快著鞭,”“全家都在风声里,九月衣裳未剪裁。”等名言警句,诉说穷愁潦倒的困境,凄苦之情,扣人心弦。但他也有部分篇章反映诗人积极奋发的抱负,以及表现对人民生活疾苦的同情和关怀。如“男儿作健向沙场,自爱登台不望乡。太白高高天尺五,宝刀明月共辉光。”“老亲病妇甕牖底,忧饥苦暑谁相伶?明知一雨难骤得,安得将心作顽石。”

8个人作品

山房夜雨
山鬼带雨啼,饥鼯背灯立。
推窗见孤竹,如人向我揖。
静听千岩松,风声苦于泣。
稚存归索家书
只有平安字,因君一语传。马头无历日,好记雁来天。
春感
亦有春消息,其如雨更风。替愁双泪蜡,对语独归鸿。
宫阙自天上,家山只梦中。东君最无赖,不放小桃红。
春兴
夜来风雨梦难成,是处溪头听卖饧。怪底桃花半零落,江村明日是清明
别老母
搴帏拜母河梁去,白发愁看泪眼枯。惨惨柴门风雪夜,此时有子不如无。
岁暮怀袁简斋太史
兴来词赋谐兼则,老去风情宦即家。建业临安通一水,年年来往为梅花
岁暮怀朱笥河先生
小谪陈芳现在身,人间何事敝精神?幔亭仙客休相待,八百孤寒要此人。
男儿作健向沙场,自爱登台不望乡。太白高高天尺五,宝刀明月共辉光。
安庆客舍
月斜东壁影虚龛,枕簟清秋梦正酣。一样梦醒听络纬,今宵江北昨江南。
和仇丽亭(五首选一)
多君怜我坐诗穷,襆被萧条囊槖空。手指孤云向君说,卷舒久已任秋风。
写怀
望古心长入世疏,鲁戈难返岁云徂。好名尚有无穷世,力学真愁不尽书。
华思半经消月露,绮怀微懒注虫鱼。如何辛苦为诗后,转盼前人总不如。
夜梦故人
半是离乡半梦乡,西风卷叶雨鸣廊。云将只影穿关塞,月与平生到屋梁。
珍重赠言多未解,斯须携手亦何妨。觉来枕上无干处,仿佛空帘去路长。
夜起
诗颠酒渴动逢魔,中夜悲心入寤歌。尺锦才情还割裁,死灰心事尚消磨。
鱼鳞云断天凝黛,蠡壳窗稀月逗梭。深夜烛奴相对语,不知流泪是谁多?
偶题斋壁
天留隙地位方床,竹作比邻草护墙。四壁更无贫可逐,一身久与病相忘。
生疏字愧村翁问,富有书怜市侩藏。渐喜跏趺添定性,大千起灭满空光。
二十夜
破窗蕉雨夜还惊,纸帐风来自作声。墨到乡书偏黯淡,灯于客思最分明。
薄醪似水愁无敌,短梦生云絮有情。怪煞邻娃恋长夜,坐调弦柱到三更。
秋夜
络纬啼歇疏梧烟,露华一白凉无边,纤云微荡月沉海,列宿乱摇风满天,
谁人一声歌子夜,寻声宛转空台谢,声长声短鸡续鸣,曙色冷光相激射。
微病简诸故人
连晨泥饮已千场,触忤文园旧渴肠。灯下故衫交酒泪,风前羸骨战冰霜。
苦吟未必因吟瘦,留病真成养病方。自我体中原小恶,不妨过从话绳床。
岁暮怀郑诚斋先生(二首)
打窗冻雨剪灯风,拥鼻吟残地火红。寥落故人谁得似?晓天星影暮天鸿。
当时置驿起声名,老去传经倍有情。慙愧西游邴根矩,东家孤负郑康成。
山馆夜作(二首)
步虚声寂散群真,夜色平铺不动尘。云影自来还自去,最高山阁未眠人。
长夜山窗面面开,江湖前后思悠哉。当窗试与燃高烛,要看鱼龙啖影来。
杂感
仙佛茫茫两未成,只知独夜不平鸣。风蓬飘尽悲歌气,泥絮沾来薄幸名。
十有九人堪白眼,百无—用是书生。莫因诗卷愁成谶,春鸟秋虫自作声。
呈袁简斋太史
一代才豪仰大贤,天公位置却天然。文章草草皆千古,仕宦匆匆只十年。
暂借玉堂留姓氏,便依勾漏作神仙。由来名士如名将,谁似汾阳福命全?
金陵杂感
平淮初涨水如油,钟阜嵯峨倚上游。花月即今犹似梦,江山从古不宜秋。
乌啼旧院头全白,客到新亭泪已流。那更平生感华屋,一时长恸过西州。
桓温墓
虎视中原气未伸,一生功罪总难论。错缘温峤推英物,便认王敦作可人。
泪尽金城空感逝,歌残白紵定伤神。南州旧是登临处,废垅千年草不春。
辛卯除夕
倏忽流光吹剑过,年年此夕费吟哦。历穷讵有绳堪续,面改难如镜可磨。
廿载偏忧来日促,一身但觉负恩多。遥知慈母尊前意,念子今宵定若何。
癸巳除夕偶成(二首)
千家笑语漏迟迟,忧患潜从物外知。悄立市桥人不识,一星如月看多时。
年年此夕费吟呻,儿女灯前窃笑频。汝辈何知吾自悔,枉抛心力作诗人。
夜雨
潇潇冷雨洒轻尘,僵卧空斋百感新。旱久喜滋栽麦陇,泥深恐阻寄书人。
希声或变中宵雪,贵价先愁来日薪。岁暮柴门寒较甚,可堪此夜倍思亲。
秋夕
桂堂寂寂漏声迟,一种秋怀两地知。羡尔牛女逢隔岁,为谁风露立多时?
心如莲子常含苦,愁似春蚕未断丝。判逐幽兰共颓化,此生无分了相思。
春日客感
只有乡心落雁前,更无佳兴慰华年。人间别是消魂事,客里春非望远天。
久病花辰常听雨,独行草路自生烟。耳边隐隐清江涨,多少归人下水船。
都门秋思(四首)
楼观云开倚碧空,上阳日落半城红。新声北里回车远,爽气西山拄笏通。
闷倚宫墙拈短笛,闲经坊曲避豪骢。帝京欲赋惭才思,自掩萧斋著恼公。
四年书剑滞燕京,更值秋来百感并。台上何人延郭隗,市中无处访荆卿。
云浮万里伤心色,风送千秋变徵声。我自欲歌歌不得,好寻驺卒话平生。
五剧车声隐若雷,北邙惟见冢千堆。夕阳劝客登楼去,山色将秋绕郭来。
寒甚更无修竹倚,愁多思买白杨栽。全家都在风声里,九月衣裳未剪裁。
侧身人海叹栖迟,浪说文章擅色丝。倦客马卿谁买赋,诸生何武漫称诗。
一梳霜冷慈亲发,半甑尘凝病妇炊。寄语绕枝乌鹊道,天寒休傍最高枝!
感旧(四首)
大道青楼望不遮,年时系马醉流霞。风前带是同心结,杯底人如解语花。
下杜城边南北路,上阑门外去来车。匆匆觉得扬州梦,检点闲愁在鬓华。
唤起窗前尚宿酲,啼鹃催去又声声。 丹青旧誓相如札,禅榻经时杜牧情。
别后相思空一水,重来回首已三生。 云阶月地依然在,细逐空香百遍行。
遮莫临行念我频,竹枝留涴泪痕新。多缘刺史无坚约,岂视萧郎作路人。
望里彩云疑冉冉,愁边春水故粼粼。珊瑚百尺珠千斛,难换罗敷未嫁身。
从此音尘各悄然,春山如黛草如烟。泪添吴苑三更雨,恨惹邮亭一夜眠。
讵有青鸟缄别句,聊将锦瑟记流年。他时脱便微之过,百转千回只自怜。
感旧杂诗(四首)
风亭月榭记绸缪,梦里听歌醉里愁。牵袂几曾终絮语,掩关从此入离忧。
明灯锦幄珊珊骨,细马春山剪剪眸。最忆濒行尚回首,此心如水只东流。
而今潘鬓渐成丝,记否羊车并载时。挟弹何心惊共命,抚柯底苦破交枝。
如馨风柳伤思曼,别样烟花恼牧之。莫把鵾弦弹昔昔,经秋憔悴为相思。
柘舞平康旧擅名,独将青眼到书生。轻移锦被添晨卧,细酌金卮遣旅情。
此日双鱼寄公子,当时一曲怨东平。越王祠外花初放,更共何人缓缓行。
非关惜别为怜才,几度红笺手自裁。湖海有心随颖士,风情近日逼方回。
多时掩幔留香住,依旧窥人有燕来。自古同心终不解,罗浮冢树至今哀。
言怀(二首)
听雨看云暮复朝,谁于笼鹤采丰标?不禁多病聪明减,讵惯长闲意气消。
静里风怀元度月,愁边心血子胥潮。可知战胜浑难事,一任浮生付浊醪。
岂意瞢腾便到今,一声钟动思愔愔。蠹鱼枉食神仙字,海鸟空知山水音。
千载后谁传好句,十年来总淡名心。何时世网真抛得,只要人间有邓林。
笥河先生偕宴太白楼醉中作歌
红霞一片海上来,照我楼上华筵开。倾觞绿酒忽复尽,楼中谪仙安在哉?
谪仙之楼楼百尺,笥河先生文章伯,风流仿佛楼中人,千一百年来此客。
是日江上彤云开,天门淡扫双娥眉。江从慈姥矶边转,潮到燃犀亭下回。
青山对面客起舞,彼此青莲一抔土。若论七尺归蓬蒿,此楼作客山是主。
若论醉月来江滨,此楼作主山作宾。长星动摇若无色,未必常作人间魂。
身后苍凉尽如此,俯仰悲歌一徒尔。杯底空余今古愁,眼前忽尽东南美。
高会题诗最上头,姓名未死重山丘。请将诗卷掷江水,定不与江东向流!
与稚存话旧(二首)
如猿噭夜雁嗥晨,剪烛听君话苦辛。纵使身荣谁共乐?已无亲养不言贫。
少年场总删吾辈,独行名终付此人。待觅他时养砂地,不辞暂踏软红尘。
身世无烦计屡更,鸥波浩荡省前盟。君更多故伤怀抱,我近中年惜友生。
向底处求千日酒,让他人饱五侯鲭。颠狂落拓休相笑,各任天机遣世情。
直沽舟次寄怀都下诸友人(二首)
几年橐笔走神京,胜有扁舟载月明。掉首已拌游万里,怀人犹是坐三更。
座中许郭劳声价,市上荆高识姓名。消得向来尘土梦,被他柔橹一声声。
读书击剑两无成,辞赋中年误马卿。欲入山愁无石髓,便归舟已后篿羹。
生成野性文焉用?淡到名心气始平。长谢一沽丁字水,送人犹有故人情。
短歌别华峰
前年送我吴陵道,三山潮落吴枫老。今年送我黄山游,春江花月征人愁。
啼鹃声声唤春去,离心催挂天边树。垂杨密密拂行装,芳草萋萋碍行路。
嗟予作客无已时,波声拍枕长相思。鸡鸣喔喔风雨晦,此恨别久君自知。
献县汪丞坐中观技
主人怜客因行李,开觞命奏婆猴技。一人锐头颇有髯,唤到宴前屹山峙。
顉颐解奏仰师歌,敛气忽喷尸罗水。吞刀吐火无不为,运石转丸为所使。
上客都忘叶作冠,寒天倏有莲生指。坐令棐几湘帘旁,若有万怪来回皇。
人心狡诡何不有,尔为此技真堂堂。此时四座群错愕,主人劝醉客将作。
忽然阶下趋奚奴,瞥见庭中飞彩索。少焉有女颜如花,款闼循墙来绰约。
结束腰躯瘦可怜,翻身便作缘竿乐。初凝微睇搴高绠,欲上不上如未能。
失势一落似千丈,翩然复向空中腾。下有一髯挝画鼓,枨枨节应竿头舞。
蓦若惊鸢堕水来,轻疑飞燕从风举。腹悬跟挂态出奇,踏摇安息歌愈苦。
吁嗟世路愁险艰,尔更履索何宽然?鼓声一歇倏堕地,疾于投石轻于烟。
依然娟好一女子,不闻兰气吁风前。我闻西京盛百戏,此虽杂乐犹古意。
石虎休夸马伎书,杜陵雅爱公孙器。螭鹄鱼龙亦偶成,戏耳何必荡心气!
狂来迳欲作拍张,我无一技争其长。十年挟瑟侯门下,竟日驱车官道旁。
笑语主人更觞客,明朝此际孤灯驿。
太白墓
束发读君诗,今来展君墓。
清风江上洒然来,我欲因之寄微慕。
呜呼有才如君不免死,我固知君死非死。
长星落地三千年,此是昆明劫灰耳。高冠岌岌佩陆离,纵横击剑胸中奇。
陶镕屈宋入大雅,挥洒日月成瑰词。当时有君无著处,即今遗躇犹相思。
醒时兀兀醉千首,应是鸿蒙借君手。乾坤无事入怀抱,只有求仙与饮酒。
一生低首唯宣城,墓门正对青山青。风流辉映今犹昔,更有灞桥驴背客。
此间地下真可观,怪底江山总生色。江山终古月明里,醉魄沉沉呼不起。
锦袍画舫寂无人,隐隐歌声绕江水。残膏剩粉洒六合,犹作人间万余子。
与君同时杜拾遗,窆石却在潇湘湄。我昔南行曾访之,衡云惨淡通九疑。
即论身后归骨地,俨与诗境同分驰。终嫌此老太愤激,我所师者非公谁?
人生百年要行乐,一日千杯苦不足。笑看樵牧语斜阳,死当埋我兹山麓。
捕虎行
疏星夜落号空山,青枫飒飒阴云寒。千岩出没不可测,白昼足迹留荒滩。
商人结队不敢过,山中捕者夜还坐。祖父留与搏虎方,搏得壮虎作奇货。
山人捕虎苦捕狗,虎踏机弓怒还走。咆哮百步仆草间,笑出缚之只空手。
捕虎先祭当头伥,伥得酒食忘虎伤。虎皮售人肉可食,当年亦是山中王。
入阱纷纷不可数,只呼山猫为呼虎。嗟哉凭藉那可无,使君使君尔何苦!
杂诗(杂感?待核)四首
抑情无计总飞扬,忽忽行迷坐若忘。遁拟凿坯因骨傲,吟还带索为愁长。
听猿讵止三声泪?绕指真成百炼钢。自傲一呕休示客,恐将冰炭置人肠。
岁岁吹箫江上城,西园桃梗托浮生。马因识路真疲路,蝉到吞声尚有声。
长铗依人游未已,短衣射虎气难平。剧怜对酒听歌夜,绝似中年以后情。
鸢肩火色负轮囷,臣壮何曾不若人?文倘有光真怪石,足如可析是劳薪。
但工饮啖犹能活,尚有琴书且未贫。芳草满江容我采,此生端合附灵均。
似绮年华指一弹,世途惟觉醉乡宽。三生难化心成石,九死空尝胆作丸。
出郭病躯愁直视,登高短发愧旁观。升沉不用君平卜,已办秋江一钓竿。
圈虎行
都门岁首陈百技,鱼龙怪兽罕不备;何物市上游手儿,役使山君作儿戏。
初舁虎圈来广场,倾城观者如堵墙;四周立栅牵虎出,毛拳耳戢气不扬。
先撩虎须虎犹帖,以棓卓地虎人立;人呼虎吼声如雷,牙爪丛中奋身入。
虎口呀开大如牛,人转从容探以手;更脱头颅抵虎口,以头饲虎虎不受,
虎舌舐人如舐毂。忽按虎脊叱使行,虎便逡巡绕阑走。翻身踞地蹴冻尘,
挥身抖开花锦茵;盘回舞势学胡旋,似张虎威实媚人;少焉仰卧若佯死,
投之以肉霍然起;观者一笑争醵钱,人既得钱虎摇尾。仍驱入圈负以趋,
此间乐亦忘山居。依人虎任人颐使,伴虎人皆虎唾余。我观此状气消沮:
嗟尔斑奴亦何苦!不能决蹯尔不智,不能破槛尔不武。此曹一生衣食汝,
彼岂有力如中黄,复似梁鸯能喜怒。汝得残餐究奚补?伥鬼羞颜亦更主;
旧山同伴倘相逢,笑尔行藏不如鼠。
将之京师杂别(六首选二)
翩与归鸿共北征,登山临水黯愁生。江南草长莺飞日,游子离邦去里情。
五夜壮心悲伏枥,百年左计负躬耕。自嫌诗少幽燕气,故作冰天跃马行。
身世浑拌醉似泥,酒醒无奈听晨鸡。词人畏说中年近,壮士愁看落日低。
才可升沉何用卜,路通南北且休迷。只愁寒食清明候,鬼馁坟头羡马医。
途中遘病颇剧怆然作诗(二首)
摇曳身随百丈牵,短檠孤照病无眠。去家已过三千里,堕地今将二十年。
事有难言天似海,魂应尽化月如烟。调糜量水人谁在? 况值倾囊无一钱。
今日方知慈母忧,天涯涕泪自交流。忽然破涕还成笑,岂有生才似此休。
悟到往来唯一气,不妨胡越与同舟。抚膺何事堪长叹,曾否名山十载游?

9传世名句

夕阳劝客登楼去,山色将秋绕郭来。《都门秋思
十有九人堪白眼,百无一用是书生。《杂感
文章草草皆千古,仕宦匆匆只十年。 《呈袁简斋太史》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绮怀(其十五)》
历穷讵有绳堪续,面改难如镜可磨。《辛卯除夕》
垂杨密密拂行装,芳草萋萋碍行路。《短歌别华峰》
悄立市桥人不识,一星如月看多时。《癸巳除夕偶成
马因识路真疲路,蝉到吞声尚有声。《杂感
火轮杲杲悬中天,下铄大地生青烟。《苦暑行》
云中见祥凤,百鸟无文章。《和容甫》
才见银水动地来,巳将赤岸浮天外。 《观潮行》
须臾一线吐复落,砉然万丈车轮红。 《登衡山看日出用韩韵》
全家都在西风里,九月衣裳未剪裁。 《都门秋思
老乌守巢啼,日暮雏不归。羽翼各自有,知他何处飞? 《乌栖曲
呼群声榖榖,隔烛影婓婓。 《鼠》
黄山白猿千年物,出没无时不知穴。裹身只借千岩云,疗饥惟餐太古雪。 《白猿》
惨惨柴门风雪夜,此时有子不如无。《别老母
风前带是同心结,杯底人如解语花。《感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