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鸢

朝代:清代|作者:袁枚|
纸鸢风骨假稜嶒,蹑惯青云自觉能。
风停落泥滓,低飞还不及苍蝇。

    译文/注释

    风筝并不是真的品格卓绝,借风之力凌于青云直上自己觉得了不起,一旦风停下来风筝失去了风的依托落入污浊之处,低低的飞着,还比不上苍蝇.自己翻译的,还望不吝见教.

    全文赏析

    此诗是一首咏物诗(答托物言志亦可),诗中处处笔笔似乎都在写“纸鸢”,其实,“纸鸢”正是诗人所鄙夷的:正是那些凭借权势权贵而得到了很高的地位,“一阔脸就变”,还自鸣得意,飞扬跋扈,显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势利小人。

    与许多运用隐喻手法的咏物诗一样,这首诗的“言外见人”的效果,也是通过抓住物与人的对应性特征,借助谓语把无生命的名词变为有生命的主体,再辅之以一定的借喻手法来获得的。纸鸢即风筝,古多以竹制,其架可称“骨”,但称“风骨”,又言“稜嶒”(瘦劲、刚硬、威严),其意即超出纸鸢骨之外。“蹑”(踏)“自觉”这些动词都是形容描写人的,此作“纸鸢”的谓语,使“纸鸢”成了有生命的主体,诗的隐喻效果也更加明显。“青云”喻高位,此已为人所共知。纸鸢升天,须借风力,失去风的托送,它即落地沾泥,还不如苍蝇,因为苍蝇虽不能高飞,但其飞动尚凭己翅之力。

    此诗下有自注说:“余前有《憎蝇》之作。”其《憎蝇》诗云:“深秋丑扇尚纷纷,偶据高柯自道真。枵腹可曾餐墨水?恶声偏欲扰诗人。神昏不附追风骥,暑退能留几日身?辜负天教生羽翼,枉钻窗纸费精神。”显然,这里的蝇是指凭炙手可热的背景获取一定的地位的人,他们不学无术、天资愚钝却又要附庸风雅,干扰、指责真正有才华的人作诗做事。诗中预料这些人好景不长,必将随着环境、条件的变化而失去其声势。而《纸鸢》诗中作者说掉地的纸鸢比苍蝇都不如,可见其对纸鸢——纸鸢式人物尤为鄙视、厌恶。苍蝇惹厌,但丑态显然,且多少靠点自身能力;“纸鸢”则全仗他人始得高飞,然而还不自知,显出一副高峻威严的样子,这些人栽下来,将比苍蝇入秋更惨。

    诗借物喻人,讽刺非常辛辣。惜乎现实中又有“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之说,一些“纸鸢”栽下来,虽不在“青云”,却仍在“假稜嶒”、“自觉能”,这大概又是袁枚始料而未及的了。

    作者袁枚简介

    袁枚画像
    袁枚(1716-1797),汉族,字子才,号简斋,晚年自号仓山居士、随园主人、随园老人,清代诗人、散文家、文学评论家,钱塘(今浙江杭州)人。乾隆四年进士,授翰林院庶吉士。
    乾隆七年外调做官,先后于江苏历任溧水、江宁、江浦、沭阳任县令七年,为官政治勤政颇有名声,奈仕途不顺,无意吏禄;于乾隆十四年(1749)辞官隐居于南京小仓山随园,四十岁即告归。在江宁小仓山下筑随园,吟咏其中,著述以终老,世称随园先生。广收诗弟子,女弟子尤众。
    袁枚与纪晓岚素有“北纪南袁”之称,袁枚倡导“性灵说”,为乾隆、嘉庆时期代表诗人之一,与赵翼、蒋士铨合称为“乾隆三大家”。有《小仓山房集》、《随园诗话》及《补遗》,《子不语》、《续子不语》等著作传世。
    更多介绍>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