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画无盐丑不除,此花风韵更清姝

巧画无盐丑不除,此花风韵更清姝
从教变白能为黑,桃李依然是仆奴。

译文/注释

⑴张规臣,字元东,陈与义的表兄。他为一位人称花光仁老的和尚所画的墨梅题了诗,这是陈和作。
⑵无盐:战国时齐国的一位妇女,姓钟离,名春。因是无盐(今山东东平东)人,后人也就称她为无盐。她容貌丑陋,但有德行,后被宣王立为王后。清姝(音舒):清秀而美丽。这两句是说一个女人长丑了,再画得巧妙些,也不能将其丑除掉,可是,仁老笔下的水墨梅,虽然不红不白,其风韵却显得分外秀美。
⑶从:同纵。从教:纵使。

全文赏析

“巧画无盐丑不除,此花风韵更清姝。”结合此画为水墨画来看,“巧画”其实是指色彩斑斓的彩绘。彩色斑斓的彩绘也无法除掉无盐的丑,但是,水墨画中的梅花之风韵却更加清秀美丽。此句,其实说出了水墨画的艺术特质:追求神韵的表现,而不是外在。也就是其四诗句中的“意足”。

“从教变白能为黑,桃李依然是仆奴。”其实,在宋朝,梅花已经成为了一种高洁品格的象征、符号,宋朝的很多文人骚客都喜欢梅花,也正是因为如此,比如王安石的《梅》,还有林逋的诗歌中的梅,当然还有后来南宋的陆游的咏梅。此句说纵然水墨画中的梅花变成了黑色,但是画家将梅花的高贵品格特质表现的淋漓尽致,在气质神韵上,桃李只能作为梅花的仆人。

诗人从气质神韵的角度欣赏画作,眼光独到,可以说,开启了欣赏画作的一个广阔的天地。同时,也是对画作精当的理解、最大的褒扬,对画家刻骨的高超画技的赞叹。

整首诗,夸赞画作不追求外在妖艳,而注重内在精神品格的表现,这又和梅的精神气质相切合。

作者陈与义简介

陈与义画像
陈与义(1090-1138),字去非,号简斋,汉族,其先祖居京兆(今陕西西安),自曾祖陈希亮迁居洛阳,故为洛阳(今河南洛阳)人。他生于宋哲宗元祐五年(1090年),卒于南宋宋高宗绍兴八年(1138年)。北宋末,南宋初年的杰出诗人,同时也工于填词。其词存于今者虽仅十余首,却别具风格,尤近于苏东坡,语意超绝,笔力横空,疏朗明快,自然浑成,著有《简斋集》。
更多介绍>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