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章檐下春风面,造化功成秋兔毫

含章檐下春风面,造化功成秋兔毫
意足不求颜色似,前身相马九方皋。

译文/注释

1.含章:汉代长安宫殿名。春风面:美丽的脸。这句是以美艳的宫女比喻所画墨梅。也许所画是以宫殿作为背景,即所谓宫梅。
2.造化:创造,化育;也指天地,自然界。秋兔毫:指笔。秋天的兔毛极细,称为秋毫,适于制笔.这句是说在画家笔下,成功地再现了大自然。
3.九方皋是春秋时代一位善于相马的人。伯乐介绍给秦穆公,令他去找好马。三个月后,九方皋回报说:已经找到了,是一匹黄色的母马。使人去牵,却是一匹黑色的公马。穆公就将伯乐叫来,说:“糟极了,你派去找马的那个人连毛色、性别都分不清楚,怎么能识别马的好坏呢?”伯乐叹息说:“竟然到了这种程度吗?可真是胜我千倍万倍。他注意的是马的‘天机’,看到的精而不是粗,是本质而不是外形啊。”后来果然发现,那是一匹了不起的好马。(见《列于·说符》)这句是说仁老是九方皋转世投胎,即赞美仁老之画梅,不追求颜色的相似,和九方皋相马一脉相承。

作者陈与义简介

陈与义画像
陈与义(1090-1138),字去非,号简斋,汉族,其先祖居京兆(今陕西西安),自曾祖陈希亮迁居洛阳,故为洛阳(今河南洛阳)人。他生于宋哲宗元祐五年(1090年),卒于南宋宋高宗绍兴八年(1138年)。北宋末,南宋初年的杰出诗人,同时也工于填词。其词存于今者虽仅十余首,却别具风格,尤近于苏东坡,语意超绝,笔力横空,疏朗明快,自然浑成,著有《简斋集》。
更多介绍>
顶部